光与影

/ 0评 / 0

实际上,光与影和光明与黑暗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大的不同,标题里用到不过是因为顺眼一些

之一 光与影

从光与影的角度来说,世界是一体的,包括光能覆盖到的地方与光无法覆盖到的地方,世界不存在对立,存在的不过是光之本身。

从光明与黑暗的角度来说,世界是二元的,光明与黑暗,生而对立。

伴随着光与影的,永恒不变的命题则是善与恶,秩序与混沌,偶然与必然,等等……

之二 善与恶

堆砌这篇东西的缘由是看到的一段话

这世界上有很多善良,也有很多邪恶。善良恪守准则,邪恶无所顾忌;善良有所为有所不为,邪恶肆无忌惮;善良是要保护,邪恶是要破坏,而破坏从来比守护来得容易。那么,善良要想战胜邪恶,除了比它们更狡猾,更聪明,更善于使用计谋,还能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实际上善与恶都有点过于抽象,较之明显的恶,我们普通人遭遇的更多的是更为普遍的苦难。

痛苦和疾病、亲人的死亡、贫穷,犯罪、作孽,希望的破灭,等等,等等,举不胜举——毛姆

之三 秩序与混乱

似乎以前有本书叫做熵的世界观之类的(没有看过),不过题目比较切合自己的想法

熵——物质微观热运动时,混乱程度的标志。

热律学第二定律

一,热量总是从高温物体传到低温物体,不可能作相反的传递而不引起其他的变化

二,在孤立系统中,实际发生的过程总使整个系统的熵值增大

那么,从映射的角度来说,可以是

一,能量总是在在趋于平均(一如海平面)

二,系统天性趋于混乱(当然,某种程度上系统也有保持平衡的秉性,但这里只是拙劣的映射)

如果要抑制这种混乱,那么就是需要做功——额外的付出(实际上现实世界也不会无限的趋于混乱,而我们本身也在系统之中,仍然只是拙劣的映射)

乌托邦可不可能存在呢,实际上这种看来来无限美好的东西恰恰是最无视忽视或者漠视人性的东西(实际上还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概念一如此例),那么,对照上面的映射系统,似乎可以得到这种结论,可以短暂存在,但是无法长期维持。因为这种额外的付出需求是巨大的,短暂的,极少数的意志所无法满足的。而对照善与恶的与概率与均匀的描述,善没有道理总是比恶聪明,比恶狡猾,较之善所受到的诸多限制,平衡的天平实际上往往还会像恶倾斜一些。换句通常的话,要得到就要付出,而要得到某种程度上相当庞大的收获,就需要相当庞大的付出。而这种庞大的付出,无疑会非常稀少,罕见而宝贵。

之四 偶然和必然

概率和均匀的世界观是怎么样的呢?混沌是永恒,概率是偶然,无数个偶然结合在一起,形成我们今天看到的世界。

而意志性的世界观呢,偶然是干扰,必然是主旨。世界就是奇迹,那么肯定存在一个上帝。

就现代的认知而言,恐怕不会还有人认为太阳月亮围绕地球旋转,雨落到地上汇成河流是为了哺育人类。地球是概率宇宙中的偶然形成的行星,人类是概率世界中偶然进化出来的生物,那么,这个无尽精巧和无尽奇妙的世界真的是一种纯粹概率的产物么,他们之中有没有一种意志贯穿其中呢

之五 承载

承载,亦即为了什么

世界所以出现是为了什么,人类所以存在是为了什么,“我”之所以活着是为了什么,

光明与黑暗的对立是为了什么,秩序与混乱是为了什么,善与恶又是为了什么。

这种问题当然没有答案,或者说已经有过无数种答案,在这里只是沿袭上文看待光与影。

佛家说轮回,善恶为了报应。基督说审判,善恶为了救赎。看来高尚,实则功利无比。看似用心良苦,实则遗毒不浅。信仰本身沦为手段的话,那么一旦丧失信仰,信徒的准则会倒向何方呢?

如果这个世界只是偶然和混沌,概率的产物,如果我们逃不出这个无限趋于混乱和苦难的怪圈,那么,我们现在所做的、所遵循的、所守护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文到此已经基本结束了,也似乎得到了一个相当悲观很不讨人喜欢的结论,尽管我没有把它说出来。最后,我们用一句话来结束它吧

如果这个世界只是偶然和混沌,概率的产物,如果我们逃不出这个无限趋于混乱和苦难的怪圈,那么,还有什么能比我们现在所做的、所遵循的、所守护的更有意义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